用情感设计我们的城市

“人们聚集到城市来居住,是因为城市总可以生活得更好。”

----亚里士多

随着文化发展和科技进步,地标建筑的设计已成为城市文化形象最直观、最耀眼的展示窗口。正如2010年中国世博会的城市建筑以“城市,让生活变得更美好”为主题。建筑如何体现城市之美、表现城市生活美好的理念?


作为以直观视觉呈现的城市地标建筑,也就成为城市展示自身形象和表现城市美好生活和理念最亮丽的风景线。在某种意义上,以视觉形象来直观呈现的城市地标建筑,不仅传播城市文化的价值理念、塑造城市文化形象,而且在文化功能上已经超越了单纯的文化展示,成为城市综合实力的展示与文化软实力的象征。


提起桂林, 人们马上会联想到“舟行碧波上,人在画中游”的山水画卷,然而,桂林全新的代表城市文化形象的新地标即将出现,这就是漓江歌剧院

555.jpg


漓江歌剧院
选址于解放桥东南方向,訾洲河以北,历史悠久的新生街片区。按照规划,未来将新生街打造成集文化地标、旅游服务、风情街区、酒店客栈为一体的高端休闲旅游区域。漓江歌剧院将与逍遥楼和东西巷的历史,以及象鼻山和漓江形成的山水相互呼应,形成“三足鼎立”的格局。

222.png

333.jpg

5555.jpg


本期头号人物栏目,
【商业地产号】栏目组邀请到上海洽澜建筑设计有限公司总建筑师/漓江歌剧院设计负责人孙玄先生。从项目出发,解读孙玄先生的项目设计思路以及从行业的角度探索设计之于城市的意义。

QQ截图20190124103638.jpg

孙玄先生,上海洽澜建筑设计有限公司总建筑师。先后任职DGBKARCHITECTS、CCDI公共建筑事业部,经历并主持多个国内大型商业、文化及办公物业综合开发项目实践。


孙玄先生专注于商业建筑设计,在过往10年商业建筑浪潮中,多次从项目前期策划,参与并主持项目的设计,贯穿项目的初始概念设计,细部深化设计,政府报批文本和施工监督实施整个过程,成功运用数字工具科学地分析研究环境、人、及建筑的互动关系,探索中国城市化进程下建筑可持续性发展课题。


苏州太湖新城,杭州钱江金融城,南京中航科技城,宝龙七宝城市广场,桂林市七星区新生街片区改造项目


Q:您怎么看待当下中国的城市建设和中国城市建筑的当代形象?


这是个很具分量的问题,在我看来有三点体会较深:


1.当代中国城市建筑过多注重商业功能的诉求,对建筑精神的表达较为淡漠。为了快速实现经济增长的目标,城市建设向自然开刀,劈山、平田、拆古建筑......不知从哪天起,盖高楼、装幕墙成为一个城市欣欣向荣的标志。


2.当人们意识到历史建筑以惊人的速度在锐减,于是又展开了一系列“亡羊补牢”的举措——仿古建筑的新建受到追捧。仓促之间,试图通过局部置换、结构转变、材料替换、符号套用等手段来达到传统建筑的现代转换。虽形式有所创新,但多数仍停留于表面,有些甚至“张冠李戴”,缺乏传统建筑文化精神的意蕴


3.城市建筑的标准化、模式化严重,在讲求效率的前提下,一图多用、抄袭样式的组合设计在建筑界已是公开的秘密,各地新建的建筑同质化现象严重。城市建筑感情色彩淡化、地域差异模糊化


Q : 一个城市的标志性建筑应该具有什么特色,它在本身的性质上和普通建筑具有哪些区别?


标志性建筑的基本特征就是人们可以用最简单的形态和最少的笔画来唤起对于它的记忆,一看到它就可以联想到其所在城市,就像悉尼歌剧院之于悉尼、埃菲尔铁塔之于巴黎一样。或者说能唤起人们对城市独特回忆的群体建筑,比如渔人码头之于旧金山,新天地之于上海。标志性建筑是一个城市的名片和象征。比如新生街的未来应赋予桂林城市的建筑地标,与对岸的象鼻山景观地标和逍遥楼人文地标呼应,形成错位发展,功能互补。着力打造桂林国际性旅游城市风貌。

Q:在漓江歌剧院的设计中,您怎么理解项目和周边区位环境的关系,这些联系对项目的设计起到了哪些作用?


新生街位于漓江核心景观区漓江东岸,历史上的桂林都是西强东弱,主要城区都在漓江西岸。新生街随着古城往南发展,逐渐从城南靠近古城的中部, 拥有联系漓江东西岸的优势区位。新生街周边旅游景点遍布,地理位置十分优越,与西岸逍遥楼、东西巷、象鼻山相为呼应。


新生街周边、漓江两岸桂林历史人文资源与自然山水资源甚是集中。逍遥楼代表着历史人文建筑;东西巷代表着历史文化街区;象鼻山代表着人文山水景观。新生街位于两条景观轴线相交的重要节点,改造后就可以串联这两条轴线,形成桂林核心区,漓江两岸旅游带的城市地标。


未来新生街将从漓江两岸功能互补与差异发展角度考虑,结合国际旅游胜地和“一带一路”国家发展战略,全面放大“山水人文游和品质都市游”的叠加效应。承载桂林旅游从历史走向未来,从民族走向国际,以国际化、多元化为区域发展目标。


666.png777.png

Q:从方法论角度来看,这一类项目的难点在哪里?


整个问题的核心和难点都在于怎么让建筑具有独特的地域身份当代中国城市建筑审美,最为缺乏的就是中国本土的文化观念。其核心原因在于多元文化背景下的建筑丢失了自己的文化主体性,继而在建筑创作、审美判断过程中丧失了本土建筑的视觉形象与人文精神。整个设计在求新、求变、求个性的同时,必须思考着如何唤起风土、传统、历史等在城市中失去的记忆。


我们可以看到,在设计语汇日益多元化的今天,城市地标建筑设计千姿百态,在建筑功能与理念设置上都有意识地塑造自己独特的形象与感观冲击力,力求表明自己的城市形象和身份,从而围绕本地历史传统与当代文化生活,阐释自己的理念和创意,展示自己的精神和气质,并在这一过程中演绎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建筑主题。

Q:您所提到的“让该建筑具有独特的地域身份与人文精神”,在漓江歌剧院的设计中,您和团队是如何应对这一命题的?


桂林漓江歌剧院,建筑以桂林市花——桂花的造型,贴近桂林的文化与历史,和桂林迤逦的山水景观相呼应。用最简单的形态,最少的笔画来呼唤全国乃至世界各地游客对桂林的记忆。通过设计将建筑放置在漓江与七星景区之间的中央轴线上。作为联系漓江与七星景区之间的视线桥梁,恰好与漓江和七星景区形成一种连接关系,沿地块临江一侧的绿地景观带,将城市车流从解放桥匝道直接引向穿山路,避开主干道交口,缓解城市压力。


漓江剧院建筑造型结合“丹桂飘香”的地域文化,以盛放的桂花,打造属于桂林特色的文化地标建筑——桂林音乐厅。以含苞的花蕾,构筑景观小品,以花朵、花蕾、绿叶的群体组和,呼应“桂花成林”的意蕴,并象征着“桂林”城市名称的由来。起伏而又富有韵律的天际线与两岸的自然山景协调统一,造型上又与桂林新机场遥相呼应。让桂花的寓意突破市花的局限,真正成为桂林的标志。


222.jpg333.jpg

666.jpg


Q
:好的建筑不仅有优美的形象,在建筑功能与理念设置上都应有独道的意识,能否谈谈在建筑功能性方面,着重做了那些考量?


我们认为“人文,自然,开放”应该是整个设计由外而内都应该把握的脉络。在功能上设置音乐厅、演艺厅、公共活动区、商业配套、观景平台和自然环境相互交融并置。建筑沿漓江及主干道方向各有主入口,打造便捷到达性的同时,开放更多的活力空间。首层设置小型演艺空间及公共艺术活动区域,让文化艺术在各层空间中蔓延。音乐厅利用多层次的空间形式打造丰富的空间效果和声效。各高度的平台错开布置,形成多元的室内室外观景平台,丰富空间关系,确保良好的景观视野。各功能相互之间流线独立,视线彼此渗透,能够激发整座建筑的人气活力。真正将项目打造成为桂林的名片和象征。


34.jpg100.jpg

Q:众所周知,您所在的上海洽澜建筑设计有限公司,一直致力于探索公共建筑、商业建筑领域的场所创造,场景设计,能否就这个层面谈谈此项目带来的收获?


由于城市地标建筑在注重功能的同时,更注重自身形象和场所精神的展示。因而设计往往带有强烈的创新性与实验性,强调以独特的建筑语言来表现自身的历史文化和对未来城市人文环境的探索。


从建筑材料来看,尽量使用表现本民族文化传统的建筑材料和模式。从这个意义来说,建筑设计本身成为一个独特的艺术品,建筑形体的各个要素成为建筑艺术表现的目标。外观形象与文化理念相互映衬,成为引领视觉的直观对象。可以说,如今城市地标建筑的重点不再集中在“物”的展示上,而更侧重体现历史文化理念的传达,以及人类对自然、社会、未来的态度。如果说早期城市地标建筑体现的是工业化特征.歌颂大尺度、大空间的工业美和力学逻辑美,那么今天的城市地标建筑则强调后工业时代与全球化特点,充分重视多元的文化价值观念的表达,兼顾协调科技、生态、人文、审美等多种因素,通过建筑语言巧妙地演绎城市的未来宣言,塑造城市形象和民族地域文化,可谓技术、艺术和人文思想高度融合的产物。


这种建筑设计所体现出的场所精神,融文化理念与视觉空间形象于一体,对于今天中国不断加大的城市化进程和地标建筑来说,多样化的建筑形态和多元化的地域文化、民族价值观念体系需要得以保护并予以视觉呈现,从而以更加丰富多元的互补与交融,来构筑当代城市文化的生活空间,表达对城市生活理念的认识。


正如亚里士多德所说:“人们聚集到城市来居住,是因为城市总可以生活得更好。”


然而所有的一切回归源头,最重要的依旧是:用情感设计我们的城市!